直面恐惧打破封锁!华为郭平:继续保持对海思的投资


郭 平

日前,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与新员工进行座谈,并对外公开了署名为《不要浪费一场危机的机会》的这次座谈会纪要。郭平表示,会继续保持对海思的投资,同时会帮助前端的伙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。相信若干年后我们会有一个更强大的海思。

附原文:

不要浪费一场危机的机会

——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与新员工座谈纪要

首先欢迎各位同事加入华为,面对急剧动荡的时机,丘吉尔有句名言“不要浪费一场危机的机会”。回答问题之前,针对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,我先集中讲一讲我的观点。

第一,对未来的看法。大家知道,现在进入了数字经济时代,我把它类比为一百多年前的电,爱迪生发现了电能用以照明,发明灯泡以后,人类开始进入了电气时代,但最早的电只用于照明。什么时候算真正地进入电气时代呢?是在电进入到家用电气化、电进入到各行各业的时候。这之后的一百年间,通用电气是美国经济的象征,是美国最值钱的公司。什么是数字经济?两个方面,联接和计算是数字经济的基础。5G、全光通信、物联网是联接技术;云计算、AI代表计算技术。联接+计算构筑了数字经济的核心要素,联接的密度乘以计算的精度,就是数字经济的强度。联接和计算融合将会产生聚变效应,目前正处在这个时间,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机会。华为的未来是聚焦联接、计算和终端技术领域,终端其实也是联接与计算的一种体现形式。华为的志向是成为数字经济关键技术最重要的提供者,这也是华为核心的产业和追求。

第二,华为现阶段的重点是释放5G等先进技术的红利。过去30多年,华为和客户及合作伙伴一起,基本上解决了类似“电用于照明”的问题,这种照明是什么?是人与人的联接:打电话、发文字、图像、视频,但带入到家庭,进入到各个行业,才刚刚开始,这是巨大的机会。5G标志着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万物互联的时代。以5G为代表的先进技术上,华为处于领先的地位,我们下一步的重点是和伙伴们一起,释放先进技术带来的红利,使能千行百业,帮助我们的战略客户获得商业成功。这个前景十分广阔,我也相信新加盟的同事也会大有作为。

第三,华为的未来依赖什么?华为依靠的是年轻人。过去几十年技术发展日新月异,但坦率地说,理论的进展是相对迟滞的。计算领域现在还是冯·诺依曼结构,半导体摩尔定律还在等着大家来“续命”。华为要为未来科学做出更大的贡献,大家有机会,苹果说不定哪天就会砸到你们头上。在我们领先的领域,面临着美国等各种先进要素不可获得的情况下,如何生存并且发展壮大,是挑战。我们需要年轻人,需要新陈代谢。一个世界两套系统,是可能的,但我们要成为先进的代表,研发、制造、物流、财经、IT都需要创造性的突破,实现这种极端的环境下能够生存并且持续领先。我们还需要全球化的合作和市场,获取各种先进要素,满足客户需求。中国是大本营,但我们不能只有大本营,还需要在全球市场上尽己所能地拼搏,获得好的结果。这是华为新员工们的最好的机会。

第四,解读一下我们现在面对的环境。美国为什么打压我们?我们怎么应对?我推荐大家读美国现任司法部部长巴尔今年2月份在智库发表的一个演讲。巴尔先生很了不得,原来是Verizon的高级副总裁,还是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。他在演讲中,把所有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扔到了一边。他说19世纪以来,美国在创新和技术上的每一个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,正是美国的科技实力使美国繁荣和安全,中国的领先会让美国失去主导世界的权力,5G技术处于未来技术和工业世界的中心,中国已在5G领域处于领先地位,这个领域如此重要,美国必须破坏中国5G的建成。人家已经指明了原因。今年5月15日追加的直接产品规则应该说也给华为增加了一些困难,但并非不可克服。本质上是工艺问题,成本问题,时间问题。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明天很美好,但要活得过黎明,对吧?要与时间赛跑。我相信这也是新加入者的机会。华为的未来在你们手中,也期待你们能建功立业,个人和公司共同成长。

最后,我想分享一下个人成长、受挫、退出和发声的心得。最近读了艾伯特·O·赫希曼写的《退出、呼吁与忠诚》,推荐大家有时间也读一读。其实没有经历过衰败,无法谈及忠诚。对于90后、00后,应该说是中国发展最平稳中成长中的一代人,你们受到非常好的教育。我也希望你们有更强的受挫能力。华为处于被打压的状态中,需要有一颗坚强的心脏,不是铺好了路等着大家走,要大家一起去创造未来。面对未来,这本书上也说了有两种选择,用脚投票——退出;用手投票——举手发出你的声音,去力挽狂澜,去改变。对华为公司来说,退出和发声都是公司的纠错机制,也是大家加入后可以有的选择。

感谢大家对华为的信任,选择了加入华为。华为也是千挑万选,选择了你们。期待着在未来的时间能听到、能看到、能参与到你们在华为成长的故事中去。

互动问答

问:我来自海思,去年5月美国把咱们列入实体清单,海思半导体的地位一下冲上去了。但是如果以后遇到最极端的情况,我想问一下海思在华为的战略地位会有什么变化?

郭平:建立备胎计划已经十几年了,当时用的是别人的芯片,但是仍然保持足够的投资去做海思,现在华为作为一个系统设备公司扎到根,芯片设计就到根了。那么前端还有芯片制造工艺、制造设备和原材料,这几道关是美国约束我们的地方。对我们来说,会继续保持对海思的投资,同时会帮助前端的伙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。我相信若干年后我们会有一个更强大的海思。

问:我来自于流程IT财经应用组,您提到在5·15之后,我们华为这架大飞机补洞的过程当中,有财经、有流程、有IT的工作内容,我想问一下对于我们社招员工在这方面有些什么期许?

郭平:5·15以后,美国加大对华为的制裁,我们获取先进技术,甚至是维持美国过去技术的持续服务都产生了困难,我们要帮助我们的伙伴建立起新的系统,并要